铃和

蕉橘☆冲田总悟☆冲神☆SOX☆(ಡωಡ) ☆

太阳不会哭泣,月亮星星看着你

太阳不会哭泣,月亮星星看着你

 

   今天的太阳很炽热,却不会显得刺眼。些许光交错地打在枝杈的叶子上,最后落在铃白皙的脸庞上。铃微笑着,她想,今天的阳光温暖,令人愉悦。又是日常。

 

   铃在树根上踮着脚尖,打发时间。泥土松软潮湿,透着压抑的腥味,那是几天前暴雨留下的爱意。铃从干净的泥土上越过泥坑落到另一块干净的泥土上,重复动作,乐此不疲,那是开玩笑的,其实她已经很烦躁了。掏出连送给她的精致的怀表,估计着快到时间便起身离开。后方的绿意盎然,蝉鸣声声。

    穿过生锈的铁门,入眼的是一片操场,旁边零星商铺,“要买些纸巾和水才行。”铃若有所思的走向店铺。买好了水,铃把眼光放向那个向她跑来的少年,少年金色的头发飞扬,脸庞红润,汗水顺着他的发丝滴落,身上薄薄的白色寸衫湿透,看上去十分狼狈。铃看着他,笑了起来,“你真是太臭了,臭小子,离我远点。”即便说着这样的话,少女依旧将纸巾和水递给了少年。臭小子连毫不在意,又像是故意一般甩了甩头发,无视少女鄙夷的眼神,“啊啊啊,铃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啊,我已经闻到你身上罪孽深重的犯罪气息了,赶紧去投案自首好了,去警局的车费我也会勉强帮你付。”

      铃将为自己买的橘子汁一口气仰着头喝下,白皙的脖颈美好的起伏,连稍微失神,卧槽,这家伙果然在犯罪!!铃把塑料瓶完美的投向垃圾桶,连依旧在认真的走神着,“连!你已经蠢到白天做春梦了吗?再不走的话你心心念念,穷追不舍的变态kaito就又要去嫖了。”连将目光放到铃的脸上,嗯……嘴巴今天也很可爱啊除了说出来的话不怎么可爱。连迈开了步子,走在了铃的前面,“我可是坚决拥护大哥的啊,大哥说的话一定是对的,大哥坚持做的事情一定要贯彻实施,大哥的思想就是我前进的方向,哼,铃果然太幼稚了。”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校园的小道上,路旁茂密的树叶带了许阴凉。

 

    

连尽量不要让铃看到此时的自己,因为觉得铃真是太可爱了无论是毒舌状态还是平时的一举一动,都让连觉得无时无刻自己都被丘比特的爱神之箭戳的死去活来。然而他绝对不会让铃发现的,他喜欢默默的窥视着她的一切,小心翼翼的不让被偷窥的女孩发现,不想在女孩面前丢脸。察觉到了自己力量的弱小然后开始锻炼希望能保护铃什么的,绝!对!不会让铃发现的!Kaito那个笨蛋学长作为他掩饰的借口好了。连小心的回头,铃正在安静地低头走着路,看上去娇小又可爱,连急忙回了头,他红着脸想,心窝子又被戳了一箭,靠,好幸福。

 

铃依旧低着头,思考着如何虐爆变态学长围巾大叔,自己傻就算了为什么要带着她的连一起傻呢,连每天都来这操场跑得狼狈不堪,却依旧笑得灿烂,想着连是为了蓝毛学长,铃就在心里扎了不知道几个小人了。她一直陪着连跑圈,心疼每天都气喘吁吁的他,从而把怒火转移到“罪魁祸首”的kaito上……大概吧。总之,吸引连注意力的kaito还是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连的眼里只有我就好了,哼╭(╯^╰)╮。

 

他们抬起头,此时逼近中午,阳光凶残了起来。铃撑开了伞,连拿过伞,两人走在寻找变态围巾学长的阳光大道上,心里应该早就被自己的怨念刷屏了。

 

     他们白忙活了一整天来寻找不知道在那个旮旯里的变态学长,本来就是变态学长主动提出提供学习资料,然后又自顾自的消失,连和铃愤怒的找了一圈无果后,果断的去看了场电影,吃了餐饭。

 

夕阳沉沉,两人心中的想的个是不同,却不由自主的将对方的手握得更紧。这时候的风吹来,是带着干燥清爽的味道,也许是不知名的花的香味,反正令人很舒服就是了。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当然不住在一起,是住上下楼的邻居。铃想,他们也算得上青梅竹马呢。牵着手上学,牵着手长大,牵着手……嗯,只要一起干什么都好啦!只要一起。铃侧身看着连泛红的耳尖,笑得春意盎然。连小朋友当然知道铃在看他,却不知道铃在想什么,如果他知道,下一个举动大概是抱着铃打滚,他最喜欢滚来滚去了。此时的他,脸上的红晕扩散的更快了。铃笑得更开心了。

 

夜晚,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两人躺在床上,不约而同的望向窗外,月牙弯弯,柔和了谁的棱角,让谁的梦更加甜美呢。铃关上了灯,继续窥视月亮,想的却是楼上的少年郎。今天她很愉悦,变态学长没有出现,连和自己去看电影,去吃饭,啊啊啊这可是恋人做的事情呢,这是约会吧没错这就是约会!在这样下去的话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在一起顺理成章的去民政局领小红本了,这未来太美好虽然槽点太多但我绝对不会吐槽的!铃看着透过窗户的月光,柔软,柔和的是那人的脸庞。

 

 比起想入非非的楼下少女,楼上的少年郎可是认真的做着实际的打算,虽然两人目的都一样,彼此却不相知就是了。他想,下一个月要和楼下的少女来场惊天动地鬼哭狼嚎惨绝人寰的恋爱,下一年就把人往家里带,下下一年就去领小红本,下下下一年……啊不能再想了首先我的老婆本还没赚好呢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怎么办呢。金发的少年郎和楼下想恋爱的少女可不同,他想的是如何直接把少女往家里带呢,可伟大了呢呵呵。于是他抱着私藏的铃的相片,入了梦。

 

若有所思的两人今日依旧以不是恋人过着和恋人一般的生活,却都在苦恼着。单身狗月亮对着他们不屑的冷笑一声,把自己挂得更高,反射的光更冷,高冷的俯瞰众人。

 

今天,依旧是日常呢。